网站首页 程序人生 资源汇 学建站 源码 织梦模板 特效代码 技术手册 IT头条 电商 创业 运营 站长

特色栏目 视频下载 织梦模板 教程书籍 职业生涯 正能量 美图

苹果应用程序商店并不赚钱收藏挑错

2018-10-23 16:53 采编:程序人生 阅读 投稿赚币

2007年6月29日,苹果发布第一代iPhone。在赞叹这款光鲜绚丽、可玩性高的触摸屏手机的同时,谁也未能预测,iPhone直接导致三年后诺基亚CEO康培凯(Olli-Pekka Kallasvuo)帅位不保。苹果App store更像一个无所不包的百宝箱,取得空前繁荣和追捧,各类应用程序商店的模仿者如过江之鲫,中国的三家电信运营商也唯恐落后。

然而,迄今为止智能手机商业形态仅有两个公认的领导者——苹果独步江湖,谷歌后来居上,他们也同时是围墙花园的入侵者。在iPhone和App store风靡之前,iPod和iTunes已经伙同MP3,成为音乐价值链崩溃的掘墓人。

C114走访了包括应用程序开发者、终端零部件供应商、电信运营商、电信设备商、互联网公司以及投行等多位人士,试图解读苹果能够颠覆电信产业格局的深层次原因。

膏腴丰厚:硬件维持高利润 iPhone5/6继续追求极致

北京,北四环中路,盘古大观21层。

楼外秋风瑟瑟,从窗口向东眺望,夜色中的水立方幽兰晶莹闪烁,远处的鸟巢则灯火阑珊。常北栅把心神从美景收回到桌几,身着和服的日本女招待笑容可掬,已经把杯盘罗列眼前。

一片牛肉入口,辅以山葵味噌,在舌尖尽情地消融。这享受的瞬间,代价是1000元人民币。牛肉取自日本佐贺县的优质黑毛牛,处于A5-11级别,纹理如同大理石般精致,里层血丝若隐若现,脂肪的香味渗透肉中。

这间豪华食肆号称北京日本料理之最,8000元/位的消费全部由在座的台湾客商慷慨买单,常北栅则是应用程序商店的开发者;他们的共同之处是,都已经在望京落户,将自己的梦安插在这个距离首都机场和众多通信企业最近的地区。

“在望京,你可以见到郭台铭的胞弟、施振荣的儿子,以及许多台湾的终端制造商。”常北栅把玩着一部白壳底的iPhone 4,向C114讲述,“关于iPhone 5、iPhone 6的许多新奇创意,都将在望京实现;只要你有idea,风投和厂商就会找上门来。”

iPhone硬件利润之丰厚令人惊讶,iSuppli拆解iPhone 4后分析认为,其全部配件成本仅为188美元,约合1200多元人民币。即使是身为富士康下游的供应零部件的厂商,也利润可观,并且通过这一概念在股市收获颇丰。

“以手机屏幕的一个相关部件为例,供应商的利润可以达到30%。”常北栅透露,“台湾市场狭小,企业都努力向外拓展,不过‘缺点’就是过于抱团。但他们在望京都非常注意收集内地开发者的软硬件创意,予以投资催熟,北京这方面的开发人才非常多。”

苹果要在iPhone 5、iPhone 6上不断有最佳的创意实现,确保最好的用户体验;谷歌Android有机型已经做到低于1000元人民币,但苹果并不追求自己的产品能够铺天盖地,更在意满足追星族们对iPhone细节的苛求,并维持产品的高利润率。

苹果——富士康——零部件厂商——程序开发者,这个产业链,使得用户可以在移动互联网上自由驰骋,完全逃离了运营商的围墙花园;而运营商,角色仅仅是无线管道提供者,连用户的归属权也在苹果一方。

顶级牛肉与iPhone的共同之处:极致品质、追求最高利润;iPhone并不在意大众,其目标是占据手机市场5%的高消费人群

毒苹果陷阱:应用程序商店不盈利 封闭系统套牢用户

2008年7月,苹果推出应用程序商店(App store);2010年6月,苹果CEO乔布斯宣称已共计向开发者分成10亿美元。

C114根据苹果与开发者3:7的分成推算,即使按照苹果自己标榜的数字,其应用程序商店在两年间收入为4亿美元,这其中还未刨除维护商店、新建数据中心等浩大开销;相比苹果同期126亿美元的净利润,4亿美元的数字近乎微不足道。而面对盗版程序“91手机助手”和以发布破解闻名的“威锋网”们,上线已整整两周年的App store,对绝大多数iPhone中国用户而言,仍只是屏幕上一个从未被点击的图标。

苹果公司真是在利用商店和程序挣钱么?起初外界都认为苹果是依靠App Store赚钱,即使是开发者也渐渐明白,跟随苹果赚钱并非像乔布斯吹捧的那样简单。由于iPhone是一个封闭系统,结果就是——拥有iPhone就可以拥有海量应用,而iPhone才能借此维持其高昂的价格,苹果自身维持高额利润。

傲慢的乔布斯一直践行自己独特的商业路线,由苹果掌控所有事物。iPhone封闭的iOS、iTunes紧密结合来执行安装、升级、备份、媒体同步、程序管理的工作,还有云端同步服务Mobile Me。封闭的软件与硬件设计对开发者开放,而实质禁锢了用户——所有的用户都为苹果所有,苹果无须担心用户跨平台、跨网络逃逸,或者程序商店是否赚取利润,而专心从售卖硬件,以及运营商分成中获益。

封闭苹果卖得是手机硬件+品牌;而与此类似,开放的谷歌Android售出的是广告,以免费的系统最终来带动广告收入。谷歌控制流通与销售,苹果则控制了内容本身,对所有第三方应用拥有绝对审批权。更重要的是,它控制了内容传递的系统(iTunes、App store)以及内容播放设备(iPod、iPhone、iPad)。

苹果成功要诀:HaaS(硬件即服务) 做虚拟沃尔玛

苹果目前拥有iPod、iPhone、iPad、Apple TV系列产品,这些预装了iTunes的产品都是销售数字内容(音乐、播客、视频、电影、软件)的载体,但苹果并未打算将这些硬件生产得足够多、足够便宜。

在华为对行业进行前瞻性研究的《从商业模式的转变看IT和CT的未来》一文中阐述,因为电子产品的硬件成本下降很快,而模仿又非常简单,纯粹依靠硬件销售来盈利的商业模式最终都会变成价格战的牺牲品。从电信设备、手机终端到IT设备以及其他电子硬件产品都面临价格战问题。

在2007年苹果发布iPhone之后,引发了触摸屏效仿风潮,次年几乎所有手机制造商都陆续推出了触摸屏的智能手机;在中国甚至有完全高仿iPhone、并保持做工精良的魅族M8,其受用户追捧程度也让苹果感到威胁而打出重拳,令这款“中国版iPhone”因外观侵权被迫停产。

产品非常容易模仿,而服务是模仿难度非常高的商业模式。因此,服务模式逐渐得到硬件提供商的青睐。苹果是最典型的代表,也最先完成向这个商业模式的成功转变,它生产硬件的目的是为了销售自己的服务,硬件仅仅是销售服务的载体或者说是电子渠道,并且这种服务区别于产品本身的售后服务,而是通过硬件这个载体销售了其他服务或者为其他公司服务。

苹果通过销售一系列硬件,造就了一个数字媒体的发布渠道,或者称作销售数字产品的虚拟沃尔玛,苹果通过这个渠道服务于传统的唱片公司、电影公司、软件公司等,在某种程度上代替了这些公司传统的发布渠道,通过这种服务,苹果取得利润。因此,硬件的出货量大、便宜不是苹果的目的。

这种商业模式即HaaS(Hardware as a service,硬件即服务),这种商业模式重要的是:服务→硬件化,或者说服务=硬件+软件。

增值业务的收入正在被被入侵者源源不断地拿走,按照电信运营商的思维,与其让其他行业介入,不如自己提供这些服务。诺基亚、三星电子等作为与苹果类同终端厂商,迅速进行了模式拷贝;作为设备商,则是诱惑运营商不断尝试新业务的推手:爱立信早在2009年就推出了提供给移动运营商的程序商店,而本月华为面向全球推出了有8万个应用程序和大量的音乐、视频片段和电子书的华为数字商城,而中兴也在参与联通程序商店的建设。

面对苹果公司绚丽的财报记录,以及咄咄逼人的IT、互联网进攻,电信运营商终于咬食了伊甸园里的那枚毒苹果。于是有了中国移动Mobile Market,自2009年8月正式上线已经一周年,号称是全球第一家运营商涉足的应用程序商店;中国电信天翼空间和中国联通Wostore也在亦步亦趋。(C114中国通信网 )

扫一扫关注程序人生公众号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由[程序人生]用户自行发布或编辑转载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、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 如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可邮件 web@if98.com 举报,并提供证据,一经查实,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论坛推荐 更多 >>

关于我们

微信公众号
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
返回顶部